泰國農業大學:昆蟲系曾同學 (2018.1~2018.6)

一、緣起

耐不住閒的我在一個悠哉的學期不禁開始思考,我除了乖乖在大學裡讀書,還能有什麼突破?一次上課老師聊到有與農學院固定交流的泰國農業大學提起了我的興趣,我打從幾年前就對東南亞這個鄰近卻又陌生的神祕地區很有興趣,加上從泰國著個跟台灣氣候及條件相似的國家學習農業應該是不錯的選擇,便著手開始準備交換生的流程。

二、研修學校簡介

泰國農業大學(簡稱KU)同中興大學以農立校,其名稱中Kaset便是泰文的「農業」,是泰國最大的一所學校,同時也是最老的農業學校,時常舉辦大型活動,如為期一週如同嘉年華的農業博覽會 Kaset Fair。在泰國的上課模式很隨意,時常會因為氣候或其他原因,有突然停課、延遲上課或提早下課的狀況。令人漸漸習慣沒有上滿兩小時課程的情形,而變得有點鬆散,故在泰國讀書會有很多自己的時間,很需要自制力維持定力,也很需要規劃時間的能力。

KU

三、國外研修之課程學習(課內)

我所參加的是熱帶農業國際學程,選修了熱帶園藝、植病管理及昆蟲學的課程。其上課方式和台灣略同:兩小時正課,老師會準備投影片及講義;三小時實驗課,通常會有需要當課繳交或回家完成的實驗報告,全程用英文講課,但是老師還是時不時會用泰文解釋,尤其是實驗課,有些老師乾脆全部都用泰文了。許多人都說泰國人的英文口音很難懂,但這個似乎並不對我造成什麼影響,而老師講泰文時我也能從其他同學手上的動作和解釋來了解目前該做什麼,所以在這裡上課對我來說難度不高。

所幸所選的科目並不算太難,身為僅讀過一年半農業基本知識的我也能夠跟上進度。其中植病管理的課程為我最陌生的一門,尤其在上課時提到各種微生物的生活史我都一知半解,總要邊聽邊查起維基百科。不過上課的老師知道我沒有植病背景,下課時總會來關心我的學習狀況,把重點部分再講一次給我聽,是個相當細心的老師。實驗課操作的部分我也是有一些不熟悉,但是身邊的同學都很樂意幫忙並接納我這個懂很少的交換生。

其中有一次課程到了學校旁邊的檢疫站參觀並聆聽檢疫站中的研究人員解釋站中的運作及泰國的檢疫狀況,不僅能夠看到實際被用在外銷產品消毒的大型機械,還參觀了檢疫站內的實驗室,是一個十分難得的經驗。

熱帶園藝的課程十分有趣,比起課程更像科普演講,所教的東西並不深,很多都是基本概念。實驗課豐富多樣,能接觸到許多泰國的經濟作物相關的東西,例如網室、種子、乾燥香料、水果、飲料植物等等,且最令人高興的是,只要是能吃的東西,老師總會讓所有人都來嘗一口。其中一次課程令我印象深刻,老師帶了許多香料帶我們製作泰式薰香按摩的按摩球並讓我們自己調製香氛。整個教室飄滿了熱帶香料的香氣,大家圍著缽聊著天一起製作香料,大聲笑著像是畢業旅行時把所有飲料混在一起那樣把香料搗再一起,氣氛歡樂。

  

四、 國外研修之生活學習(課外)

泰國人走路慢慢的,總是笑笑的,就像每天都是節日一般,是一個快樂的民族。這個半年我走過了許多地方,歷史之城阿瑜陀耶、山林中的戰地北璧、山與寺廟的清邁、購物聖地洽圖洽、瘋狂的夜生活城芭達雅、遺世桃源象島。這片土地像是有說不完的故事一般,每到一個地方總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旅行中最讓人著迷的是人。尤其是一個人旅行的途中,遇到那些熱情、快樂、善良的泰國人。在我狼狽的赤腳走在海邊的路上,會有騎著車的年輕人善意地向我打招呼 “where are you going? My friend?”;在我一點計畫也沒有的在一個城市落腳,會有友善的當地人表示願意載我一程到一座美麗的寺廟看夕陽並侃侃而談和我聊起這座城市的故事;在我疲憊的爬上綿長的寺廟階梯,會有面無表情的剪票員,用平淡的語氣問我要不要分一顆荔枝。

最讓人上癮的是危機。獨自騎著腳踏車在巨大的古城中迷路,差一點期上高速公路,還差一點趕不上客運;聽著當地人的指示搭了船到島上,船卻停在當地人專用、沒有計程車的偏僻港口,不得不一人走在杳無人煙的山邊小路,只能期待能走到可以叫車的小店或民宿;在烈陽之下,顛頗又塵土飛揚的馬路上,快速地騎行一個多小時機車,只為趕上最後一班開往曼谷的客運。往往在這些危機之下,會激發強烈的求生意志,而在這之後「我活下來了」這份真實的存在感,是什麼也比不過的。

   

 

五、研修之具體效益

- 認識來自不同文化的人們,交流經驗、想法
- 感受不同的讀書風氣和校園生活
- 學習、思考並享受旅行
- 習得農業專業知識
- 在生活中學習新的語言、從當地人身上學習陌生的文化

六、感想與建議

這是打從出生最密集的旅行的半年,無論是一大群國際生、三兩朋友、或是我一人,或許騎著車、或走路,我漸漸為此著迷。不禁想起一位德國來的交換生,她說 “I am addicted to traveling”,這半年下來我對他這句話感同身受。泰國的秀麗、虔誠、熱鬧、甜酸辣,在這半年,彷彿看也看也看不完,想看看這個城市的另一個季節,又想看看那個村落的祭典。與其說是開拓視野,不如說是搞清楚自己有多渺小、而成長的時間有多珍貴。